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呸!你不要臉】
【呸!你不要臉】

作者:流域風

    之所以要用這一句話做題目,是因為這是我老婆給我的評價。那天晚上我要

求她給我做個『深喉』。老婆大怒,抬手給了我一巴掌,打在我挺到她嘴邊的雞

巴上。我痛的捂著雞巴在床上直跳。老婆說;『我是妓女嗎?我是妓女嗎?你的

花樣怎麼這麼多!又是換體位,又是乳交,又是搞屁眼兒,現在又來這個!我要

是答應了,你明天是不是還要帶個女的來3P啊!告訴你,老娘今天不幹了!要操

就操屄,別的一概沒有。你愛操不操!』

    別人說我的老婆的確是妓女,當然她堅決不肯承認。在認識我之前她曾經在

KTV 做過小姐,後來從良了。她一口咬定哪會兒從沒出過台。直到現在我都是和

她唯一那個過的男人,只不過她從小愛運動,在上體育課的時候把處女膜弄破了。

    你們猜我信不信?我當然相信!我老婆可是個誠實的女人,我第一次和她上

床她還羞羞答答的呢。我把雞巴操進她屄裡的時候她還呲牙咧嘴的,這不是處女

的表現是什麼?

    當然今天要講的不是我的老婆,所以只是拿她來做個開場,大家也不要嫌我

囉嗦,寫故事寫到肚子裡快沒有的時候難免要講點廢話湊個字數。上一篇的反應

好像不太熱烈,還有位先生說那篇悲劇色彩太重了,這對H 文來說不是好事。要

知道我可是在用佛祖的眼光來審視世間的情慾,以便讓大家悟到色既是空的真諦,

我還特意用了後現代主義的創作手法。那位先生太不識貨了,他叫什麼來著?哎

呀!你別扔磚頭,我不說你了行不行?

    我要說的是我的鄰居,這次可不是編故事,完全是真實的。

    我家住在902 室,所以我有兩個鄰居,分別是901 和903 ,當然嚴格的來說

904 也可以說是我的鄰居,畢竟用的是一部電梯。哎呦!誰扔的啤酒瓶!別鬧了

別鬧了,我這不是正在講嗎?你看,我的臉都流血了!

    903 住的是小兩口,男的叫文強,在稅務部門工作,據說他的爺爺是位紅軍

老革命,當過不小的官,背景非常深。他爸爸是部級的幹部,不過是在外地。文

強是個不喜歡應酬的人,平時愛一個人呆在家裡。他喜歡喝酒,有時候會拿了酒

到我家裡來,我們一起聊聊天,吹吹牛。我也是愛靜的人,兩人倒也聊得來。

    他的老婆在電視台工作,是主播。主持一檔財經類的節目,叫琴,全名我就

不說了吧,反正是市台的,說了大家也未必知道。她原來是幼兒園的教師,後來

才調到電視台的。人長的很漂亮,也非常有氣質。即便是如此,聽說和文強結婚

還是遭到了不小的反對,她的婆婆嫌她小戶出身,對她不是很滿意。

    琴是個眼皮兒活的人,很會來事兒,兩家的關係因此相處的很不錯。我老婆

和她的關係尤其好,兩人一到一起就談論化妝品和衣服,不厭其煩樂此不疲。琴

是個名牌的忠實追隨者,她的包幾乎全是LV的,每天換一款,保證兩個月不重樣

的。我老婆對此也是羨慕不已。我有時候和她開玩笑說;『你乾脆開個精品店好

了,那時候你再換包,我老婆也不會再跟我嘮叨了。』她就衝我笑,說;『不如

你開吧!到時候我也可以沾沾光,天天換款式。』

    小夫妻還算恩愛,剛結婚那會兒,有時候文強到我家喝酒,琴一回家就跑過

來叫他回去。文強說等會兒再回,她就站在那不走,搖著身子撒嬌。那樣子實在

是又可愛又誘人。後來文強跟我說她膽子特小,特別怕黑,連自己進房間開燈都

不敢。後來我就叫她『小鬼』。既有嘲笑她膽子小的意思,又有拿鬼嚇唬她的意

思。她聽了就會臉紅一下,有些忸怩的對我說;『我就是膽子小,女孩子哪有不

膽小的?只是我特別小一些。』我盯著她的胸前,說;『你也不算小了!有更小

的呢!』她很聰明,馬上意識到了我的一語雙關,小臉一拉,轉身就走了。

    正如我老婆說的,我的確很不要臉,大概是臉皮天生比較厚吧。吃了她的冷

臉也不生氣,下次見了,還是沒大沒小的開玩笑。慢慢地她也習慣了,不再那麼

認真對待,有時候還會接上一兩句。

    我也常常去她家,主要是衝著文強的好酒去的,絕對沒有安什麼壞心眼兒!

    雖然琴長的是漂亮,但我壓根兒沒往那方面想過。在搞女人這方面我一直非

常謹慎,一方面是老婆看的緊,不給我偷腥的機會,另外我也是個小有身份的人,

呵呵,在我們那片兒,我可是出了名的好男人。要是一不小心弄出點花邊新聞,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