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极品家丁之远方来客(九、十)

上一篇:三人行必有我师

下一篇:淫蕩性爱

      

同人-极品家丁之远方来客(九、十)

作者:slow00

2012.10.27首发春满四合院 

第九章 春情蕩漾(下)

   

   「滚出去!」

  二女联手掌风一推,不速之客便自屋内飞出,跌坐在走廊地板上。

  也算是二女功力精湛,此人并未受到太大的伤害,只是当他欲站起时,强烈

的寒意使他又跌坐了下去,此时的二女早已披上外衣,冷眼看着他。

  「是你!」

  看清楚来人的宁雨昔有些意外,脸色更加的冰冷:「说!你怎幺会在这里!

  来人讪讪的笑着,赫然便是巴利,他一脸尴尬地回答:「师傅您好,其实我

今天下午和香君分开后,就一直找不着她,正巧在街上看见了您和师叔,本想问

您俩有没有见着香君,谁知您俩实在走得太快了,我一路问了许多人才寻了上来

,想不到......真是对不住。」

  解释一番的巴利鞠躬道歉,却偷偷鉴赏着宁雨昔的小脚,二女都装作没察觉

,但又不约而同的想起了林三这个猥琐的相公。

  『哎!香君这ㄚ头怎都不让人省心,偷偷在我房内交欢便算了,竟然又搞失

蹤,害得我身子都被人看光光了。』宁雨昔想起下午时的情景,恶狠狠地看着巴

利,没好气地回道:「我没见着香君,想你师叔也是没见到的,今天的事你不準

给我说出去,走吧!」

  巴利乖巧的应了一声,转过头正要离去,随即又似想起了什幺,回头问道:

「师傅!这乐春院可是大华的交际所?我一进来就有人问我有没有相熟的姑娘,

我想我是来找您的,所以报了您的名字,结果那人说这里没有这位姑娘,可是我

明明见到您进来啊!难道您没有先作登记?下次您可要先留个名,我或香君有事

找您的时候比较方便。」

  宁雨昔看着巴利,她的心绪已经很久没这幺乱了,嘴角硬生生地挤出了一个

字:「滚!」

  看着冷若冰霜的宁雨昔被自己搅得咬牙切齿,巴利心中暗笑,其实他哪不知

道乐春院是干啥的,只是看着冰美人,自己就忍不住想逗弄一下,不然凭他和郝

大主僕三人哪须绕着弯不让宁雨昔察觉被轮姦的事实,只不过是少年心性起,要

眼前的冰山美人慢慢沈沦罢了。

  『不过要不要加快脚步呢?进度似乎慢了些啊!』巴利一边想着,一边慢慢

的离开了。

  安碧如看着气得七窍生烟的宁雨昔,心里一阵好笑,开口安抚道:「师姐妳

别气了,咱们进屋吧,我帮妳消气!」

  宁雨昔点点头,转身进了屋,正要说话时,只觉一阵清风拂过,随即浑身动

弹不得,却是被人施了暗手,点了穴道,身上的外衣也随之褪去。

  「师妹妳干甚幺?」

  「喀喀!师姐,我突然觉得有些内急,可是我又怕妳跑了,这样我会很无聊

的......妳不要这样看我嘛,我可是会害羞的。」

  装纯的安碧如一边说着,一边用黑布把宁雨昔带着怒火的眼睛矇上,又不知

从哪拿出一条绳子俐落地将宁雨昔五花大绑,还不忘从怀中拿出一个瓶子,将里

边的东西倒在手上,仔细地在宁雨昔的身上抹了起来。

  耳垂、脖子、乳房,宁雨昔感觉安碧如的一双玉手缓缓地滑过身上的每个部

位,又冰又滑的滋味让她忍不住呻吟了一下,随即娇羞的咬住了下唇,心里暗骂

道:『还说内急,怎还有时间搞这些玩意!』完成了一切的安碧如让宁雨昔趴睡

在床上,又帮她盖上了被子,笑道:「好师姐,刚刚帮妳抹的可是好玩意,它能

帮妳消去怒火,妳可要乖乖等我回来喔!」

  宁雨昔冷哼了一声,不过安碧如毫不在意地离开了。

  过了一会儿,宁雨昔觉得有些不对了,原来身上的冰凉感早已消失,取而代

之的是强烈的燥热,所有的敏感地带都起了一阵麻痒感,尤其是阴道和菊穴更为

强烈。

  安碧如说的不错,此刻宁雨昔的怒火确实消失了,然而强烈的慾火却带给她

更大的困扰,偏偏此刻的她无法动弹,只能咬牙苦撑着。

  「安碧如,我真的会被妳害死!唉唷,好痒啊,救命啊!」

  原本还挺克制的呻吟渐渐的变大,连带着窗外的猫儿也跟着叫了起来,在一

旁藏着和安碧如商议下一步的巴利终于忍不住了,安碧如拉不住,也由着他去了

;不过仍不忘叫他喝一口酒,并让他洒了些在身上。

  男人嘛!喝醉酒就会不清醒,认不出自己未过门的妻子的师傅挺正常,以至

于做出什幺不该做的事也挺正常,酒能乱性嘛!打点好一切的安碧如向宁雨昔说

了一声抱歉,又说服自己这是迟早会发生的事,接着便欢天喜地的去找郝大他们

了。

  咯啦一声,闻得门被打开的声音,宁雨昔心想是安碧如回来了,不由得鬆了

一口气,正想好好发一下脾气,却被意料之外的声音吓得魂飞魄散。

  「哪来发情的小猫咪...嗝...让爷好好疼一下!」

  脚步慢慢地往床头靠近,身处敌阵可面不改色的宁雨昔终于慌了,她已从声

音里知晓来者,便是先前才离开的巴利。

  被子被拉开,宁雨昔感觉到男人的目光正扫视着自己的身躯,羞愧地想着:

『为什幺他会在这?』似乎看穿宁雨昔的想法,巴利自顾自地说道:「今天爷儿

一直找不到我家媳妇,喝酒又被猫吵得不得安宁,好奇地过来一看,竟然就有个

白白净净的屁股等着我,莫非是哪位高人要慰劳我今天寻妻的辛劳?」

  双眼不能视物的宁雨昔感觉到自己的屁股被一只大手包覆,害羞的她不愿被

巴利识破身分,而点穴的效果还没过,只得以细弱如蚊的声音道:「这位先生,

奴家为奸人所害,还请先生解开我身上绳索,日后必有重谢。」

  巴利心想宁雨昔应该认出了自己,不过仍不想让自己知道她的身分,于是故

意问:「原来如此!可叹我还以为有豔遇呢!不知姑娘高姓大名?」

  宁雨昔一时之间吱呜了起来,从小接受玉德仙坊的教诲,让她不擅也不屑说

谎,然而此时既不愿让巴利知道自己的身分,又无法即时做出反应,暗道一声糟

糕。

  果不其然,巴利冷笑道:「既要人家救妳又不敢说出自己的名字,我看妳一

定有问题,像妳这种人就该被好好的教训!」

  宁雨昔不知将要有怎样的遭遇,心中一阵忐忑,旋即自己的屁股便被男人的

大手击打着;本该是羞辱而疼痛的事,却让宁雨昔身体的骚痒得到了缓解,发出

的声音并非痛楚而是因为愉悦,加上和绳索间的摩擦,让她的蜜洞流下一道又一

道的清泉。

  看着女人发情的样子,巴利也不再打了,缓缓趴在宁雨昔柔滑的身躯上,轻

咬着她的耳垂并说道:「妳可真骚啊,连我打妳屁股妳都那幺兴奋,难道是特别

喜欢别人虐待?」

  「我...我没有!」

  才稍缓身上的骚痒感,便听到巴利这样评论她,宁雨昔怎能承认?听见身下

的美人拒绝承认,巴利一手摸着她的乳头,另一手摸着阴核,随即毫不留情地用

力捏了下去;宁雨昔被剧烈的疼痛刺激的惨叫了一声,却也真的生出了一种别样

的快感。

  自从情归林三后,林三爱她怜她,在床笫之事从不敢做的太出格,然而今天

男人对她下重手,她竟然有了异于往常的兴奋,难道她真的喜欢人家虐待?『不

是,不是的,这是因为师妹涂的药的关係,我会这样是因为药。』宁雨昔在心中

不断告诫自己。

  此时的巴利离开了宁雨昔的身体,专心用手指攻击着她的蜜穴,宁雨昔紧咬

着牙不发出声,却管不住漏出去的气音。

  巴利见着宁雨昔的苦忍的样子一阵好笑,刻意将她翻过身正对自己,却也不

把她眼上的黑布给拿下,带着酒气的嘴舔上了耳垂,舌头顺着脖子缓缓而下,接

着吻上那毫不设防的香唇。

  被突袭的宁雨昔一阵晕眩,自己竟然被相公以外的人给吻了,突如其来的震

撼让她忘记抵抗,任凭男人的舌头在香唇里任意妄为,而身体的本能促使她的丁

香也跟入侵者交缠起来,待得唇分,她才羞愧的清醒,只是身体对慾望的渴求却

是更加强烈了。

  「吻技挺不错的嘛!让大爷的兴致都高起来了,给妳奖励!」

  说罢的巴利将宁雨昔拉至床中央,以69式的姿势舔起了外阴,更趁宁雨昔

开口呻吟时,将早已勃起的阳具整根插入了宁雨昔的嘴里,直抵食道。

  强烈的乾呕感让宁雨昔一阵噁心,她虽然也曾为林三口交过,但林三不会勉

强她,如今被巴利这般深入喉咙的强插着,偏偏被封住功力无法抵抗,让她憋屈

的想咬掉嘴里的祸根,可心中这时又滑过香君的脸,只得暗叹一声,乖乖地承受

阳具的蹂躏。

  相较之下,巴利可是舒爽不已,不同于上回的迷姦,这回宁仙子的意识可是

清醒的,自己一定要在她的三个穴里都爆满精液。

  思及于此的巴利一手抠挖着菊穴,又用嘴舔舐着阴核,让因为淫药而变得敏

感的宁雨昔哼声不已,快感化作流水润滑了两处小穴,而此时巴利又调笑道:「

小妞,妳的穴儿已经又湿又滑,叫大爷我快把阳具放进去呢!」

  听见巴利竟还打自己蜜穴和后庭的主意,宁雨昔急欲抗议,却忘了嘴里还含

着阳具,喉头一缩,让本已到底的龟头又进了几分,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巴利打了

个哆唢,正想把阳具拔出重整旗鼓时,却在拔出时被嘴里的吸力刺激,顿时精关

一鬆,一泡浓精就这样洒在宁雨昔的脸上,还有一些则留在嘴里。

  当宁雨昔想把嘴里残存的精液吐出时,冷不防被呜住了口,男人的另一只手

顺着喉部往下压,让她不得不将精液嚥下。

  见得一向对他不假辞色的美人儿师傅吞下了自己的精液,巴利得意万分,原

本射精后有些疲软的阴茎又恢复了些,一边舔着宁仙子的耳垂一边问道:「美人

儿,妳如今嫁人了吗?」

  回神的宁雨昔回道:「奴家已有了夫君,求先生放过我吧!」

  「想不到佳人已是有夫之妇,我可还未送彩礼呢!」

  巴利眉头一皱,随即又像想到甚幺似的说道:「不如就送帽子吧!典雅、高

贵,再加上绿色,就更贴近自然了!不知夫人意下如何?」

  此时的宁雨昔还以为巴利肯放过她,心想已躲过一劫,满口答应,正当鬆一

口气时,一个灼热的巨物抵住了自己小巧的阴道口,在还来不及反应下,硬生生

的插了进去。

  「呀!」

  虽然双眼不能视物,可凭多次和林三的欢好,宁雨昔怎能不知插进自己身子

的便是男人的阳具?只是她心里虽然抗拒,被淫药及安碧如一天的调教之下,身

体很诚实来到了一个小高潮。

  「你...你不讲信用...不是要送我夫妇彩礼...怎幺又...嗯.

..强姦我...」

  仍保持一丝清明的宁雨昔据理力争着。

  见着美人在自己的肉棒下竟还如此清醒,巴利保持着下身的动作,又将身躯

紧贴着宁雨昔,在她耳边说道:「我的地方有一种称呼,如果妻子跟别的男人欢

好,这个丈夫就是戴绿帽。刚刚我可问过妳的意见,妳也同意了,所以我不是强

姦,而是和姦。」

  说着不待宁雨昔分辩,胯下巨龙便在蜜穴里翻江倒海,春水不绝的自两人的

交合处缓缓流出,原先涂抹在宁雨昔身上的淫药随着汗水和身躯的摩擦发挥了效

用,被黑布遮掩了视觉使她其他感官更加敏锐,身上传来的快感使她渐渐迷失,

只是仅存的理智和尊严让她紧咬双唇不发出声。

  嫣红的脸颊、渐热的体温和硬挺的乳尖,无不说明身下的女子正要慢慢攀上

极乐之境,偏偏就在此时,巴利便将肉棒拔了出来。

  原先蜜穴的充实感瞬间变的空虚,巨大的落差让宁雨昔忘记了被姦淫的事实

,轻声吐出疑问:「为什幺?」

  只听得巴利说道:「都说了我们是在和姦,可是妳可没那幺配合啊!又不叫

又不主动挺腰,多无趣啊!算了,不做了。」

  听得巴利罢战,宁雨昔空虚之余又有些庆幸,还未开口说些甚幺,又感觉到

炙热的阳具正在蜜穴外摩擦着阴核,让她本已消下去的慾望又被点燃,因为刚尝

试过肉棒的滋味,这种吊着的感觉显得特别的难受。

  此时的巴利又开始了恶魔的诱惑,对着宁雨昔说:「妳是不是想要我的肉棒

啊?要我继续和妳欢好也不是不行,把我当作妳的丈夫,自己要求要被插进去。

  顿了顿又说:「不过这次我可要射在妳体内,让妳怀我的种。」

  本已快要答应的宁雨昔听见巴利的要求,又开始迟疑了。

  此刻阴错阳差和自己徒儿的未婚夫欢好已是心中有愧,虽说巴利不知道自己

的面貌,自己体质也较不易受孕,不过若真的怀了巴利的种,日后东窗事发也不

好交代。

  想起人在异乡的林三,宁雨昔暗自叹了口气,若他仍在家中,今日自己又怎

会遭逢此难?而另一位始作俑者安碧如,宁雨昔倒是希望她不会出现,若是让她

看见自己被别的男人侵犯,场面可更加乱了,毕竟巴利仍是香君的未婚夫,现下

是杀不得,杀了也不好向香君解释。

  见得宁雨昔似有所思的样子,为免夜长梦多的巴利又将阳具送回了宁雨昔的

嫩屄,这回他大开大阖,狂抽猛插,让宁雨昔再次被肉慾所召唤,只是这次宁仙

子在无法掩住自己的声音,动情的仙音开始缭绕在两人的耳边。

  「啊...好...好大...又好深...不...不行...人家..

.人家有夫君的...别插了...喔...」

  听见美人终于开始发出淫悦的的叫声,兴奋不已的巴利觉得自己的阳具似乎

又涨了一涨,宁仙子原先狭小的蜜穴经过一次次的开垦,越发欢迎阳具的进入,

阴腔里的肉芽勾的巴利舒爽不已,自己这个美人师傅果然是人间尤物。

  将宁雨昔上身一提,巴利开始吸吮起宁雨昔的乳头,并顺势解开了绑在宁雨

昔身上的绳索,美人的一双玉手本能地搂向身前的男人,紧贴的身躯没了绳索的

隔阂,更能感觉到彼此身上的热度和心跳,自然而然的向对方索吻。

  感觉到巴利不同于林三的吻技,宁雨昔真的有些迷醉了,加上身下传来的充

实感,让她再次认识到自己正和夫君以外的男人欢好,忽尔想起自己当时挣脱玉

德仙坊和师徒束缚,委身林三的解脱感;如今和林三的夫妻关係又成了束缚,如

果这次不管不顾,跟随慾望的指引,解脱束缚的感觉是否又会再临呢?

    巴利躺回床上,让宁雨昔骑坐在他身上,却再次将肉棒离开了宁雨昔,说道

:「现在的妳可是自由了,我再给妳最后一次选择的机会,妳的选择呢?」

『罢了!反正他仍不知我是谁,就学男人来个一夜风流吧!小贼、香君,就原谅

我这次吧!』说服自己的宁雨昔掰开湿露的淫穴,小声地说着:「求夫君可怜妾

身,将你的...给妾身吧!」

  巴利暗喜,看来宁雨昔已经完全堕落了,不过也是因为她以为自己不知道她

是谁的关係,若是知道了,恐怕就没那幺容易得手了,得意的他要求宁雨昔说清

楚些、淫蕩些。

  「可是,妾身害羞嘛!」

  宁雨昔娇羞的说。

  「不然将妳眼上的黑布拿下让我瞧瞧妳的真面目!」

  巴利故意道。

  宁雨昔闻言不自然的一笑,回道:「别!夫君不觉得这样比较有情趣嘛!我

说还不成嘛!」

  宁雨昔边回忆起安碧如和林三教她,她却一直不敢说出的淫言浪语,边说道

:「奴家就是要你用大鸡巴操我的屄!」

  第一次用这样粗俗的词语,让宁雨昔羞愧的同时又有些兴奋,她总算体会到

为什幺安碧如说这些话时,林三总会特别兴奋。

  听见一向对自己不假辞色的宁雨昔说出这些粗俗的求欢字眼,巴利爽在心里

,却故作深沈的说:「还可以!不过妳要记得,妳在床上就是个婊子,妳表现的

越好,叫的越欢,爷就会更加用心的干妳,否则的话...哼哼...」

  只求一夜欢愉的宁雨昔也不在乎了,将巴利的鸡巴纳入体内,自动自发的动

作了起来,一边不忘淫叫:「喔...大鸡巴...干得...奴家...不.

..是婊子...好舒服...爽...爽啊!」

  巴利双手扶着宁雨昔的细腰,擡头看着美人投入而香汗淋漓的身躯,得意地

想着:『娶到美娇娘没啥了不起,干得别人的老婆投怀送抱才有乐趣。』「妳这

蕩妇倒会享受,说说我和妳那姦夫谁的功夫比较厉害啊!」

  宁雨昔听得巴利竟然称林三是姦夫,原本就愧疚的她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回话

  见得宁雨昔不说话,巴利冷笑,让她趴在床上,怒挺的鸡巴对着粉嫩的菊花

顶了进去,剧烈的疼痛让宁雨昔惨叫一声,两只手往后欲抵挡男人的入侵,却被

巴利紧捉着交叠于背上,动弹不得,随后便是更加猛烈的入侵。

  「别...别插了...痛...好痛啊!」

  过往林三走她后门时,哪会如同巴利般不知怜香惜玉,这种疼痛甚至过于初

夜,让宁雨昔直欲晕过去。

  「还挺紧啊!看来妳那姦夫不是没好好光顾妳的后庭,就是他鸡巴太小没有

把妳的后门撑大,既然妳那幺喜欢和他偷情,我就帮他开垦开垦,不过怕是开过

后妳会嫌他进来没感觉,哭着求我干妳菊花呢!」

  此时的宁雨昔无力的趴在床上,泪水早已浸湿了遮眼的黑布,嘴角挂着的溪

流说明了她的失控,在她即将失神之际,原先后庭里的肉棒重往蜜穴插去,重新

感受到快感的她呻吟了一下,却是连出声的力气都没有。

  「这样就不行了?让我帮妳打打气吧!」

  说罢的巴利又开始用手掌拍打宁雨昔白皙的屁股,配合着菊穴火辣的疼痛和

蜜穴的快感,混合成一股别样的滋味,宁雨昔觉得自己的淫水已然溃堤,淹成一

片水乡泽国。

  「夫君的手段厉害吧!妳说说,我和妳的姦夫哪一个厉害?」

  宁雨昔此刻真的有些怕了,弱弱的说:「夫君厉害!」

  「那妳以后是要给妳姦夫干还是夫君干啊?」

  「当然是...」

  宁雨昔话未毕,就听见巴利哼了一声,只得乖乖地说:「当然是夫君。」

  巴利闻言大乐,笑道:「很好,现在夫君要再干妳的菊花,可好?」

  宁雨昔听见巴利竟要再走她的后路,一脸惨白,颤抖地说不出话。

  巴利眉头一皱:「怎幺?不愿意?」

  宁雨昔慌忙的道:「不...怎幺会...只是希望夫君多怜惜妾身...

别太粗鲁。」

  巴利闻言一笑,让妳吃过苦头,接下来再让妳尝尝甜头,怕是妳以后再难忘

今日滋味。

  这回的巴利温柔许多,只进入了一半,双手则在宁雨昔身上抚摸,或阴户、

或阴核、或阴道、或乳房,并用舌头舔舐着白嫩的背部,还温言问着宁雨昔的感

受。

  受到诸多手段对待的宁雨昔,终于找回了肛交的快感,开始淫叫起来:「夫

君的...大鸡巴...插的雨昔的菊穴好痛...可是现在...嗯...又

麻...又痒的...好舒服啊!」

  宁雨昔在巴利连番的手段下,忘了现下的处境,连自己名字都喊了出来,可

见她是如何的投入。

  注意到这点的巴利在宁雨昔的菊穴中又进出了几回,便再次将宁雨昔翻回正

面,并悄悄地去下了宁雨昔遮眼的黑布,将宁雨昔的身躯折成ㄑ字形,重新干起

了宁雨昔的小穴。

  浑然不觉的宁雨昔再次和巴利吻了起来,巴利离开她的唇后说道:「婊子,

看我的肉棒怎幺干妳的骚屄!」

  睁眼的宁雨昔看着巴利粗长的白色肉棒在自己的穴里进出,才知道巴利的本

钱比之林三要好一些,难怪能干得自己浑然忘我...不对...自己怎幺可以

看见。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宁雨昔悚然一惊,道德束缚又重回身上,开始喊着:「不

!别干了!」

  巴利一边暗笑,一边咬牙苦干:「喔,婊子,妳的屄真紧,老子快撑不住了

。」

  宁雨昔强忍快感,运起功力想将巴利推开,奈何无法集中精神,只得继续喊

着:「不要,我是师傅啊!别再干了!」

  巴利闻言顿了一下,宁雨昔以为他已经听了进去,谁知又是一阵的狂风暴雨

,耳边传来的是:「只要是女人,在床上也只有当我徒弟的分,哪来的师傅?」

  「不!我真的是师傅...喔...嗯...要来了!」

  即将来临的高潮将宁雨昔的理智淹没,又重新沈沦于肉慾的快感。

  「好...好师傅...我要射了...怀我的孩子吧!」

  巴利终于忍不住宁雨昔肉穴的蠕动,爆发在即。

  「巴利...别...啊!」

  还想阻止的宁雨昔又临来了高潮,两脚不自觉的紧缠巴利的腰部,早已不堪

的巴利哪堪的起如此刺激,终于在一声低吼后将浓精射满了宁雨昔的子宫,剧烈

的滚烫让宁雨昔也喊了一下。

  射精后的巴利并未将阳具抽出,静静地观看着享受高潮余韵的宁雨昔,那美

艳的姿态让本应疲软的阳具又硬了起来,此时的巴利还不忘装傻道:「蕩妇妳怎

幺知道我名字...咦?妳不就是香君师傅吗?」

  宁雨昔瞇着的眼睛开了一缝,说道:「知道了还不快从我身上离开,今天的

事不许对任何人说,要不然...」

  威胁的话还没说完,巴利又提着阳具捣起了宁雨昔满溢精液的阴穴,插的宁

雨昔娇喘不已。

  而巴利则霸气的说道:「今晚在这,妳就是我的女奴,要怀我的种的蕩妇,

其他的妳都别想,难道妳想让其他人知道妳偷人吗?」

  被抓住把柄的宁雨昔呆了半晌,只得乖乖接受被姦淫的命运,因为谁会相信

一个武功高强的女侠,会被一个不懂武功的汉子强姦呢?即便供出是安碧如的错

,也是让林府更加难堪。

  只能怪自己本有脱身的机会却不把握,如今只好吞下这苦果。

  可来日该如何对香君交代?杂思万千的宁雨昔心烦意乱,想起巴利说的话,

决定在当下享受男欢女爱的快乐,其余的留待来日再烦恼吧!空气瀰漫盎然的春

意,却是又一支出墙的红杏春。

第十章 东窗事发

  第二天天微亮,巴利便匆匆忙忙地离开了,走之前还不忘将宁雨昔恢复原状

,让宁雨昔被蹂躏整晚而显得红肿的两个穴又再度被假阳具塞满。

  直到安碧如来到,解释她因为一时贪睡而误了师姐,寻求原谅时,宁雨昔仍

在想着昨夜发生的事。

  虽然是阴错阳差,也是被趁人之危,但是淋漓尽致的性爱却让她有说不出的

快意;当年在外行走时曾闻被淫贼侵犯的女性在事后倾心的,自己当时感慨世风

日下,然而昨夜的事却让她有些了解当事人的心情,淫药入体加上高超的性爱技

巧,实在会让人忍不住沈沦,让人忘记爱与慾的区别。

  对于巴利这始作俑者,宁雨昔虽恼怒他轻薄自己,却也没带多少恨意,原先

对他强姦自己的怨气,早在他一次又一次的冲刺中烟消云散,当然也是因为这些

天被淫药折腾的苦了,累积的慾望一下就被男人释放了出来,在忘我的欢愉中还

陪巴利说了好些胡话,现在想起来都觉得羞愧,和林三的柔情蜜语相比,这种咄

咄逼人的淫言浪语竟是别有一番滋味,林三和这色胆包天的家伙相比,果然还是

只能称作小贼。

  唉,宁雨昔,妳可是失了清白,怎可像个蕩妇一般回味,难道还想一错再错

不成?罢!回家练剑吧!

    安碧如告别了宁雨昔,又到了另外一间厢房,打开房门进去便闻到了腥味,

并传来女性吞嚥物品的呻吟声,安碧如不以为意的笑道:「喀喀,我才走了一会

儿,怎幺你们又来劲了!」

  赫然一看,原来是一名女性正在帮两名男子口交,看见她熟练的技巧以及眼

中对阳具浓浓的癡态,任谁也想不到她是大华尊贵的二公主-秦仙儿。

  「妖精妳不知道啊,刚才公子来炫耀他跟宁师傅的事,骚的我们心都痒了,

要不是为了等妳,早就已经干起来了!」

  男子话说的直接,安碧如却不生气,直接退去了衣物,接过了秦仙儿一半的

活,将男人巨粗的肉棒夹在丰满的乳房中磨蹭了起来,边说道:「看你们的样子

是对我师姐贼心不死,都给你们玩过一遍了还不放过她?」

  另一名被秦仙儿服侍的男子开口道:「谁叫妳们都是美艳的花朵,让我们一

见到就想浇灌,让妳们变得更美!」

  安秦二人听了这话,脸色不觉一红,这种奉承中又带有暗示的语言,是除去

肉慾之外对她们最大的吸引,郝大等人除了性功能强大外,话也说的好听,才能

让她们更加配合,原先不喜欢口交的秦仙儿也被他们调教的技巧娴熟,可见一斑

  秦仙儿此时吐出了阳具说道:「说的那幺好听,还不是要对我师叔不轨!」

  男人闻言一笑,旋即将秦仙儿压在身下,将阳具顶在早已湿漉漉的阴道口,

说道:「浇花的时候到了。」

  一声畅快的喊叫,让安碧如停下了动作,带着情慾的眼眸看着男人说道:「

我们也开始吧!」

  在隔壁正补眠的巴利听见男女交合的呻吟,暗骂道:「这些发情的狗男女,

还不让人睡觉了!」

  回到林宅的宁雨昔练了一会剑,旋即不敌睡意的回房睡去,醒来已经是午后

了。

  简单了吃了一些东西,又拿起了先前未看完的小说来读,只是一看便想起昨

夜的事和前些日子的梦,又是一阵心烦意乱,正当想找些其他事情做,俏皮的声

音便远远的传过来。

  『是香君!』平时听见这充满元气的叫声,宁雨昔是好气又好笑,只是今日

却慌了,昨夜才和她未婚夫做了那苟且之事,现在怎幺能平心静气的见她?然而

此时已经躲之不及,只得强自露出微笑道:「香君妳怎幺来了?怎不去多陪陪妳

未来的夫君?」

  李香君挽着宁雨昔的一只胳臂,小脸带着些许怒气道:「师傅,妳不知道巴

利好讨厌,今天人家找他去逛街,他竟然说他很睏,都不知道他昨天去哪胡混了

!」

  宁雨昔顿时哑口无言,总不能说妳未婚夫强姦我整晚,所以才会那幺累吧!

只得温言劝道:「男人在结婚前总是会有些贪玩,妳都要嫁人了,就多担待些,

不然人家可是会讨厌妳的!」

  听见这话的李香君双眼直盯着宁雨昔看,本有些心虚的宁雨昔闪躲她审视的

目光,边说道:「妳怎幺这样盯着我瞧,看的我怪不好意思的!」

  李香君随之一笑,整个人扑在宁雨昔身上,笑道:「我还以为师傅不喜欢我

和巴利在一起,今天听到这话我就放心了!嗯?师傅,妳身上有怪味。」

  看着李香君捏着鼻子离开自己身体,宁雨昔才想到自己昨天被安碧如调教一

天,又和巴利做了一夜,回来后练了剑便睡了,却是忘记洗浴,不由得脸上一红

:「早上我练剑后便睡了会,却是没注意,待会我便去洗浴。」

  闻得宁雨昔要去洗浴,李香君两眼放光的要求同洗,宁雨昔拗不过她,只得

答应,心里忐忑希望身上的痕迹不是太明显,不然被看出来就丢脸了。

  两人到了浴房后,便帮对方抹肥皂,李香君边摸着宁雨昔的肌肤一边讚叹,

还故意探询着宁雨昔的敏感地带,让宁雨昔感叹小妮子真的长大了,连这般害羞

的事都做得这般自然,偏偏心中有愧的她不能喝斥,强忍着身上快感的样子,竟

然还被李香君说好可爱,让宁雨昔羞得无地自容。

  不知不觉夜晚又来到了,打发李香君回去后,宁雨昔的心里有些忐忑,她没

忘记昨夜巴利半强迫的要自己当他的性奴,虽说自己说服自己这只是一夜风流,

但却不知道巴利是不是认真的,她相信今夜巴利会来,决意要跟他说清楚。

  叩叩叩...敲门声响,宁雨昔打开门便说道:「巴利我跟你说...嗯?

  眼前所见不只巴利一人,还有两个隐在黑夜里的人影,不仔细看还看不出来

,原来是巴利的两个随从-郝大和郝应。

  还未问出疑问,巴利已经先苦着脸回答了:「仙子师傅,我俩的事被人知道

了!」

  宁雨昔闻言大惊,强自镇定心神道:「进来再说。」

  关上门后宁雨昔便急迫的问:「到底怎幺回事?」

  巴利指着郝大二人说到:「这两个家伙知道我们昨晚发生的事,要胁我带他

们来见妳!」

  宁雨昔闻言双眼一瞪,蕴含着藏不住的杀气,昨夜的事只是一个意外,若果

这些人以为可以就此要胁自己,那可就大错特错!郝大三人被杀气压的有些腿软

,怎幺这些女人动不动就想杀人?不过这样才有征服的快感,是不?巴利先咳了

一下,说道:「这二人常跟在我身边,若是在大华失蹤,肯定会引起香君怀疑,

师傅不若先听听他俩的条件,再做决定。」

  郝大在心里壮胆后说道:「若要我兄弟俩忘记夫人跟公子的事也简单,只要

帮我兄弟二人口交一次便行,事后我兄弟二人绝不纠缠夫人。」

  听着二人的条件,宁雨昔有些意外,原先强烈的杀意降了下来,心中盘算了

下,又带疑虑的问道:「我怎能肯定你们事后不会反悔?」

  郝应闻言一笑,回道:「夫人武功高强,若我们想用强,便是十条命也不够

妳杀的,又何必担忧?」

  宁雨昔咬了咬牙,经过一番挣扎后叹道:「好吧!我答应了,不过不能在这

,我们换一间厢房吧!」

  听见宁雨昔答应了,三人暗自欣喜,看来下一步的计画可以準备了。

  到了一间空着的客房后,郝大和郝应已脱下了裤子,两根黑色的阳具还未完

全勃起却已堪比常人勃起的阳具粗长,让宁雨昔咋舌不已。

  当玉手滑向两人的阳具后,受到刺激而精神抖擞的阳具增大了一圈,宁雨昔

面有难色地看向郝大二人说道:「你们俩的太大了,可不可以只用手?」

  郝大得意之余可不鬆口,说道:「这可不行啊!夫人可已经答应过的,更何

况我兄弟俩只来这一次,夫人忍耐一下就过去了!」

  宁雨昔又和二人讨价还价一番,无奈的脱去上身的衣物,露出一对玉兔,换

得只含一半阳具的条件。

  一旁看着的巴利兴致也起来了,跟着脱去了裤子将阳具移到宁雨昔眼前,还

故作风趣地说道:「插嘴一下。」

  宁雨昔白了他一眼,想着下次要跟巴利说清楚,这次就迁就他吧!于是三个

男人大马金刀的坐在床上享受着宁雨昔的服侍,不论是软滑的玉手或是柔嫩的檀

口,都是一种极大的享受,配合着宁雨昔因长年生活在山上而偏低的体温,更是

一绝。

  「呜...就是那,夫人妳真厉害,好爽啊。」

  「对...用舌头...啊...不愧是师傅...噢...」

  听着男人在自己的手段下呻吟不已,宁雨昔害羞之余竟有些得意,便是男人

在她裸露的上身抚摸也不在意,当男人粗大的手抚过背部,抓向自己的两个玉兔

并逗弄着上边的一点嫣红,宁雨昔觉得自己下边已经兴奋的湿了。

  查觉到自己身体的异状,宁雨昔加快了速度,因为她怕自己会沦陷,前些日

子的春梦和昨夜的性爱,那种极乐的快感彷若在呼唤自己,让她既渴求又恐惧,

只想早些结束一切。

  然而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她将粗大的阳具越含越深,却没有不适感,彷彿身

体早已适应了这一切;而被主攻的郝大早已按住宁雨昔的头往自己的阳具压,一

边喊道:「喔...好舒服,我受不了了...射了...」

  不及制止的宁雨昔只觉一股浓重的腥味直冲脑门,而男人的精液就这样顺着

食道被咽了下去,即便推开了郝大,浓烈而多量的精液仍留了大半在口中,而嘴

角和阳具连着一丝白线,配合着宁雨昔嗔怪的白眼,形成十分诱人的景象。

  于是郝应嘶吼一声,随后将即将爆发的阳具塞入宁雨昔不及抗议的檀口中抽

插起来,一旁阳具仍被抓住的巴利自忖撑不了多久,于是悄悄地移了位置,将马

眼对着宁雨昔的俏脸,大手抓住小手进行着最后的冲刺。

  「喔!」

  郝应一声怪叫,跟着身躯一抖一抖的,显然也在宁雨昔的口中缴了械,宁雨

昔再次不得已的嚥下了些许精液,紧接着被到达顶点的巴利射了一脸滚烫的精液

  宁雨昔哪曾被这般对待?冷眼瞪得三人心惊胆颤,随即拿了一块乾净的白布

抹去脸上精液,并将嘴中残留精液也跟着吐出,漱了口后便说道:「都爽过了吧

!还不快走!」

  「师傅(夫人)妳先请!」

  三人此时倒是异常客气,宁雨昔见状冷哼一声,穿起上衣后便推门走了,然

而一推开门便脸色煞白的关了起来,因为门外是她此时最不愿见到的人-李香君

(待续)

……………………………………

没想到我会继续写下去…希望不会二进宫

上一篇:三人行必有我师

下一篇:淫蕩性爱